首页 矿业 正文

电费2毛,政策逐步开放,中亚正成为比特币矿工的“挖矿天堂”?

2020-02-12 10:04:47 来源:OK区块链情报局 阅读:2309 涉及币种: 比特币
   
丰富的煤矿天然气能源,便宜的电力资源,人烟稀少而又广袤的版图,美味的烤羊肉,低廉的物价......

丰富的煤矿天然气能源,便宜的电力资源,人烟稀少而又广袤的版图,美味的烤羊肉,低廉的物价......

这些元素构成了中亚地区最为鲜明的特点,地区内大量煤矿与油气,数以百计的燃煤电站,加上平均2毛左右的电力资源,让这里成为比特币矿工与次代矿机最为“中意”的地区。对比特币矿工们来说,0.2元的电费与国内普遍超过0.4元的火电相比,简直等于“挖矿天堂”。

中亚五国由哈萨克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、塔吉克斯坦、乌兹别克斯坦、土库曼斯坦组。

中亚五国在地图上的大致位置

与此同时,例如乌兹别克斯坦这样的国家,其逐渐开放的挖矿与加密货币交易政策,似乎正在让这些本属于“地下产业”的挖矿,逐渐有了“出头”之日。

然而,根据OKEx情报局对当地矿工的采访,实际情况却远没这么简单,矿工们在享受低廉电价的同时,也在为大量意想不到的风险“埋单”。

1

哈萨克斯坦的廉价电力

“电费不到2毛,那些在国内没法开工的矿机都能赚钱了。”

吴征是国内早期出海挖矿的比特币矿工之一,他的目的地是位于中亚地区的哈萨克斯坦(以下简称哈国),这里极其廉价的火电资源吸引了他。长期的哈国挖矿经验,让他对当地的饮食、宗教信仰、穿着习惯都了如指掌,他甚至还能讲一些哈萨克语。

“我们是2019年上半年就来这里了,属于最早一批到这边挖矿的矿工,后来就有国内其他矿工也跟来了。”吴征说道。

对吴征来说,与国内普遍超过0.4元的火电相比,哈国不到0.2元的电费对他来说吸引力简直不要太大。

煤电占哈萨克斯坦总电量的85%

“挖矿成本支出主要由矿机成本、电费、矿场租赁费、运维成本几个部分组成,其中矿机费用与电费支出占大头,矿机成本基本上是固定的,可变量最大的是电费,因此找到便宜电是提升矿工收益最好的办法。”吴征说道。

以目前市面上最新一代矿机蚂蚁S17 pro为例,在矿机成本、矿场支出等其它条件不变的情况下,当电费为0.4元/度时,这台矿机的日毛利润为37.85元,当电费为0.19元/度时,这台矿机的日毛利润为47.81元,可以看到,此时的毛利润增加26%。

但是,一般到中东挖矿的矿机都是上一代矿机,“最新一代的矿机基本上还是在国内挖矿”,例如比特大陆的蚂蚁S9、亿邦国际的翼比特E10、神马M3等矿机。

“我们矿场使用的都是翼比特的矿机,算力18T,功耗1800W左右。”

我们再以吴征矿场的翼比特的矿机为例,这种矿机在电费为0.4元/度时,每日毛利润为3.17元。如果电费从0.4元/度降低到0.19元/度时,这台矿机每日毛利润则为12.24,毛利润增加286%。

与蚂蚁S17Pro矿机在不同电费环境下的挖矿收益相比,我们也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:越是老旧的矿机到海外挖矿收益越高。

“如果是用性能稍微高点的蚂蚁矿机S9,一个月回本。”吴征告诉OKEx情报局。

那么,为什么哈萨克斯坦会有如此便宜的电费?这得益于中亚,尤其是哈国丰富的煤炭天然气资源。

哈萨克斯坦众多露天煤矿之一

据公开资料,目前,哈萨克斯坦共有47个煤田、产煤区、煤矿区等,哈国煤炭开采量的72%来自露天开采,露天开采成本低廉,开采效率高。另外,哈国煤炭资源储量居全球第八位,探明储量2000亿吨左右;石油储量约为50亿吨,占世界总探明储量的3.2%;天然气储量约2万亿立方米,占世界总储量的1.5010%。这些能源储备,也让哈国具备了巨大的发电潜能。[1]

“在哈萨克斯坦,煤炭发电成本每度只要1毛,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煤多。”吴征说道,“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,哈国允许私人建发电产发电,我们用的电就来自私人发电厂。”

当然,在享受高收益的同时,吴征也经历了巨大的风险。

2

享受利润,与风险共舞

“海外(挖矿)坑很大,我们去年(2019年)在中东损失了2000台机器。”

业内知名矿工,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在谈到出海挖矿时的经历时,他向OKEx情报局这样说道。“还好损失的是垃圾机器,也不怎么心疼”。但这次经历给他的经验就是“好好在国内挖矿,国内拥有全世界最为稳定的政治经济环境”。

“到海外挖矿就像是在探险,即便成功,也心有余悸。”在越过重重障碍,成功出海的国内矿工吴征看来,出海的过程的确很凶险。

在谈及自己到哈萨克斯坦挖矿经历时,吴征这样总结道。当然,他不会忘记自己初来乍到在当地探寻矿场的过程,这个过程简直可以与英国小说家罗伯特作品《金银岛》中小主人公吉姆的探险之旅相比,整个过程跌宕起伏。

小说《金银岛》封面

“首先你要想办法把矿机运进来吧,这一步相对简单,不像到伊朗的那些矿工,矿机在海关那一步不好过,我们来哈国比较早,就托外贸的公司全包这一块。”

“但是第二步就是找矿场了,像在哈国,这里的工业基础本身很薄弱,经济发展就像中国90年代初,这是一个资源型国家,轻工业不太行,重工业配套也很不齐全。这点跟到伊朗挖矿的矿工又不同,目前伊朗已经有了专业的矿场,矿主去了直接就能挖矿,但是目前伊朗成本已经比较高了。”

为了找到合适的矿场,吴征四处托当地关系,吴征甚至想过三个方案解决矿场难题。

“第一是自建矿场,这种方式周期长、费用大,没有千万投资无法开工;第二,租用居民民房挖矿,但这样只能够小规模挖,而且拿到的电费也高,矿机声音也十分扰民;第三,最优解就是找到废旧工厂,这样既能距离居民区较远,又能够用到工业电。”

“几个人开着吉普在广袤的戈壁滩狂奔的情形,让我想到美国西部淘金的探险家们,会不会有人在我们背后放冷枪啊。”吴征强调了自己找矿厂的过程。

经过近一个月的搜寻与谈判,吴征最终在哈国北部地区找到了一处废旧工厂——一处苏联解体时留下旧工厂——高大、宽敞、通风好,满足了吴征对矿场的所有要求。

最终,吴征第一个在哈萨克斯坦的小型矿场稳住了脚跟,第一批8000台矿机也于2019年年中顺利点亮。

“虽然这里不缺电,但找到比较靠谱电是需要费点心思的,因为给你供电的相当于你的合作伙伴了,这要是不靠谱,敲诈你没得商量。”吴征说道,“比较幸运的是,找到的这个废旧工厂距离一家私营的火电站很近,自有的110kv变电站,这对矿场来说还是很靠谱的。”

合作伙伴之所以重要,是因为“万一他给你断电了,要求提高电价怎么办?”

江卓尔就曾有过类似遭遇。

“我们另外一次尝试是到加拿大挖矿,但是合作伙伴太坑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”江卓尔告诉OKEx情报局。

出国挖矿,当然要用到当地工人,但在吴征看来,哈萨克斯坦人“懒”,国内过去的矿工干活“一个顶当地人4个”,人力虽然不是最大问题,但是这些却会掣肘你工程的进度。

当然,无论是运送矿机的风险,还是寻找矿场与稳定电力的困难,这都无法与当地政策带来的风险相比。实际上,我们的挖矿行为,并没有获得当地政府的承认,需要按时“上供”,在哈萨克斯坦挖矿用“偷摸”形容不为过,吴征告诉OKEx情报局。

无论是矿机运输,亦或是矿场搭建,又或者是电力合作,每一步都需要深思熟虑,否则就有可能血本无归。

那么,中亚地区的挖矿政策是否有好转的迹象呢?

3

中亚矿业未来局势研判

作为中亚五国之一的乌兹别克斯坦,可能是该地区加密货币政策最为宽松的国家。其频频出台的区块链相关政策充分说明了这点。

首先,是乌兹别克斯坦“国家矿池”的设立。

今年1月初,乌兹别克斯坦已宣布建立“国家矿池”。负责监管加密行业的国家项目管理局(NAPM)宣布,加入该池的矿工将享受更低的电价。NAPM表示,拟议的矿池将有助于确保该国加密货币开采的经济效率,提高透明度和安全性。

这一政策对乌兹别克斯坦矿工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。

虽然此前 ,根据在2019年9月27日的一份声明,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内阁已下令,将加密货币开采的电费提高300%,但这并没有阻挡乌兹别克斯坦矿工的热情。

“我们挖矿正常进行。”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乌兹别克斯坦矿工告诉OKEx情报局。

同时,乌兹别克斯坦关于加密货币交易的政策,对矿工来说也是利好的。

据News.Bitcoin消息,2020年1月22日,乌兹别克斯坦准备免除加密货币运营中获得的收入征税,已于此前发布包含有关规定的法令草案。草案指出,与加密资产的流通有关的法人和个人的业务(包括由非居民进行的业务)不是征税对象,从这些业务中获得的收入不包括在税金和其他强制性付款的税基中。

此外,乌兹别克斯坦还将推出首个获批的加密资产交易所。

实际上,该计划早在2018年9月份就已经处于接洽谈判中。据CCN此前报道消息,乌兹别克斯坦加密货币交易所是由韩国区块链商业协会(KOBEA)与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合作建立,并已于当时签署谅解备忘录,建立乌兹别克斯坦首个获得政府许可的数字货币交易所。

如今该交易所即将上线运营,这一切并不那么意外。

而早在2018年11月份,乌兹别克斯坦还宣布计划实施仲裁机制,以解决加密货币领域的争议。该机制是由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令签发,主要用于处理涉及不同司法管辖区实体的案件。该机制将为企业提供咨询,包括在中亚国家经营的外国投资者。仲裁庭还将集中力量防止法律纠纷,包括涉及国家行政当局的案件。

这些政策或多或少,或直接或间接促进了该国矿业的发展。

那么乌国矿业到底发展如何呢?我们辗转联系了一位从国内“迁徙”到乌国的矿工。这位矿工说道:“之前我们在哈萨克斯坦挖矿,目前已经将矿机全部转移到了乌兹别克斯坦”。

而比特大陆驻乌兹贝克斯坦矿机销售代表Murod则表示:

“目前国内矿机销售正常,未受国内紧张的形势影响”。

当然,我们无法根据这些只言片语判断乌国的挖矿局势,但至少能够从该国不断出台的政策判断,乌国对于加密货币与挖矿是开放与友好的。

那么,如果你是国内矿工,面对日益暴涨的算力与挖矿难度,面对大量矿机老化,你愿意“挪窝”,携老矿机出海探险吗?

参考链接:

[1] 中亚五国矿产资源概况及开发前景—哈萨克斯坦篇


关注彩神快三8官方-彩神快3APP网公众号

声明: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,只供参考之用。

TOPS
  • 最热/
  • 周排行/
  • 月排行